美国东南部第一表演艺术中心,近2000位观众为歌剧院交响乐团沸腾

微信图片_20190130093410


“Excellent!”当地时间1月28日晚,两千座的克拉维斯德雷福斯音乐厅(DreyfoosHall)为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出几近满座。伴随着威尔第《命运之力》序曲、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和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三部曲目的接连上演,观众席间的喝彩从Good到Perfect、Excellent、Bravo不断升级,在指挥张诚杰、钢琴家宋思衡、首席陈阳岳彤三位80后青年音乐家的带领下,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精彩演绎了这三首经典之作,层次丰富又充满张力,让音乐会高潮迭起。

从23日奥卡拉到28日西棕榈滩,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的美国巡演足迹从弗罗里达州由北向南走过了270公里。长途跋涉没能影响乐手们表演的热情。而作为美国东南部最重要的表演艺术中心之一,这座位于弗罗里达州西棕榈滩克拉维斯的一流音乐厅,不仅吸引了费城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英国伦敦圣马丁室内乐团等世界名团前来一展风采,也聚集着一大批热爱古典、口味挑剔的资深乐迷。能在此站收获热烈欢迎,上海交响乐团倍感惊喜。中国对外演出企业的项目负责人韩宁先容,“直到演出前的两三天、甚至当天,还不断有观众、甚至是非当地观众专程跑到票房排队购票。这其中,有不少都是听说了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前几站的热烈反响和良好口碑,慕名而来的。

在恬静雅致的中国乐曲《良宵》和美国作品《养鸡场的舞蹈》两首返场曲目演奏结束,观众们依然不愿离场,跑到台前向乐手表达喜爱之情。

带着这份惜别之情,乐团将马不停蹄,继续踏上为期39天的巡演旅程。



当地时间28日晚演出现场


三位“80后”演绎三部经典之作,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自信迈向世界舞台

近些年,国内交响乐团走到世界一流音乐节、剧院音乐厅让人倍感振奋,不过作为歌剧院旗下的一支交响乐团,不是为歌剧、舞剧伴奏的名义,而是独立作为交响乐团进行大规模的海外巡演,恐怕还是要让人佩服院团勇气。为此,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在密集的演出间隙进行长达半年的准备和排练。与不同指挥、不同音乐家的合作,虽然增加了巡演呈现的丰富性,但也对乐手的配合提出挑战。

在克拉维斯演出当晚,上歌交响乐团演奏的三首曲目分别是威尔第《命运之力》序曲、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和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其中,“柴钢一”作为老柴、甚至所有钢琴协奏曲中最重要的作品,首演地正是在美国,此后才在莫斯科取得成功,随之成为著名音乐家鲁宾斯坦的保留曲目。“拉二”作为拉赫玛尼诺夫在遭受“拉一”沉重打击多年之后、重拾信心的一部力作,旋律优美之余,主题多变、冲突强烈、音色丰富、情感浓烈,可谓作曲家历经内心斗争走出阴霾的淋漓写照。《命运之力》作为威尔第最重要的歌剧之一,其序曲更是突破从前的曲式常规,自由地运用剧中的各个音乐主题,跳出以往序曲的模式,采用不规整的曲式,虽然是最常见的音乐会曲目,却颇为考验听众的专业度。

演出现场,无论是演奏间的屏息凝神还是结束后的热烈掌声,都能看出观众对于这支初来乍到乐团的认可。就连美国主办方哥伦比亚企业也颇感意外。参与其中的项目经理芮内认为:“克拉维斯艺术表演中心对于歌剧院交响乐团此次美国巡演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站。因为这里不光有一流的剧场和舞台,也有成熟的古典音乐市场、观众和艺术氛围。因而,演出经纪企业通常会把克拉维斯当做新生力量、亦或外来乐团涉水美国市场的试金石。“眼下,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无疑开了一个好头。

等不到曲终第一乐章余音未尽,便起立鼓掌

熟悉交响音乐会礼仪的乐迷们一定都知道,乐章之间不鼓掌是惯例。然而在现场,当地观众似乎乐于打破这种惯例。28日晚,上海歌剧院青年指挥家张诚杰与青年钢琴家宋思衡合作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最后一个音还未散尽,观众们便忍不住鼓掌喝彩,不少观众更起立致意。而在此前23日美巡首站、圣母湖时,指挥是62岁高龄、经历57小时转机风波的林友声和宋思衡合作,面对如此热情,还曾在朋友圈感慨“我是站起来还是不站起来”的艺术家,如今已能给出礼貌得体的回应,从容应对。

相比于演出中的突发状况,此次美国之行还要兼顾行程、天气等方方面面的因素。据工作人员向记者先容,其中不仅包含39天22站地理、天气、剧场等不断变化的环境应对预案,更有对美国舆论各种可能的心理承受和调整准备。好在,当地的热情好客缓解了工作人员的焦虑。无论是剧场精心准备的演前谈、当地音乐家听着音响资料手记中国曲目乐谱,还是当地观众自发的哈雷车队开道、乐团此行所到之处亦无不受到当地观众最热诚的款待。

带着这份幸福,乐团又将启程,北部地区观众的热情会否一如既往,驱散极寒天气带来的身体不适,拭目以待。